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湖南宁乡数千商户损失惨重:水深1米才被通知撤退

大力水手 

一位村民从被淹的房子中打捞生活用品 供图/东方IC

工作人员在清理街道上的垃圾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湖南省宁乡市南门桥靠近沿江路的一侧,有两只铁牛卧在桥头,人们希望这两只铁牛能够稳住从宁乡穿城而过的沩水河水,让这座城市风调雨顺。而7月1日傍晚的河水突然暴涨,却让宁乡城区的很多地方变成泽国。

据初步统计,全县受灾人口81.5万人,占全县人口的56%,因灾死亡、意外落水、失联人员共44人。针对外界对黄材水库泄洪的质疑,湖南宁乡县县长王雄文回应称,黄材水库泄洪是严格按照有关程序报上级有关部门批准执行的。因此黄材水库泄洪导致下游城区大面积内涝、造成重大损失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对于是否存在瞒报、漏报人员伤亡情况的问题,王雄文解释说,由于信息不畅通,伤亡人员覆盖面广、核实难度大,因此伤亡人员信息发布有所耽误。

遭遇60年以来最严重洪灾

城内的很多车,一启一停,都会从尾巴蹿出一溜黑烟,有人说那是因为加油站的油都进水了。

“我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这回是淹水最严重的一次。”出租车司机汪磊说,“1998年那次大水都没有这一次严重,水来得太突然,让人们都没有准备。”

“我的车子就被泡了啊,当时把车停在了河边的那条路上,水一下子漫上来,都快到脖子那么深了,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推车子,从水里推出来了七八辆,但是水都没过车顶了,整辆车都报废了。”和北青报记者拼车的市民赵国华说,他是去年花了15万买的一辆小轿车,“保险公司说是给赔,但是还有折旧费啊什么的,算下来赔不到10万元,当时买车还借了别人的钱,现在让我重新买肯定买不了原来那么好的车子了。”

汪磊和赵国华说,他们在涨水前并没有得到通知,只是连日的降水让他们有了洪水来袭的心理准备,1日那天他们从亲戚或者同行的微信群那里看到了城区马上就要涨水的消息,“但是那些消息都没有经过确认,就也没有在意,这次的水涨得太突然,想想都有些诡异。”汪磊说。

大水是7月1日中午12点左右开始涨起来的,从上游来水凶猛,不久就淹过了白马桥汽车站、白马大市场、沙河市场、楚沩西路等多个地势低洼的地段,同时,大水开始倒灌进很多临江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内。

到1日下午6点,白马桥市场内的水已经涨到了1米多深。朱悦悦和她老公经营的竹制品店就在市场内,“下午2点多的时候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我们就开始往房间里的架子上搬货物,但是水越来越大,后来市场管理方让我们赶紧撤,结果等2日回来的时候,发现架子上的货基本都被淹了。”朱悦悦说。

资料显示,6月22日以来,宁乡发生了历年同期历时最长、范围最广、雨量最多、强度最大的强降雨,遭遇了宁乡有水文、气象记录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

打开卷帘门的时候不敢睁眼看

沙河市场位于宁乡市内沩水河东侧,从1993年开始,这个市场开在这里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日用百货、建材、五金、农副产品,市场几乎囊括了所有的日常消费品。

沙河市场内建有百余栋三层至四层高的楼房,楼房一层的临街房屋均为店面,楼房之间穿插街道,整个沙河市场就像是一座小城市,而店铺的数量,连绝大多数商户都说不清,只有部分管理者告诉记者“大概有两千多家”。

从事经营的商贩将铺面开在一层,然后住在楼上,将经营和生活紧紧地连在一起。

沙河市场的大水同样是从1日中午开始涨起来的,最高的时候,一些店铺的水深达到了4米。“市场的大喇叭下午4点多开始通知我们撤退,但是当时的水已经涨到了1米多深,而且上涨很快,没办法我们只能退到了二层,到了晚上8点多,水涨到了二层,我们就开始往三层走,电也停了,天很黑,借着远处的灯光看着漫上来的水,想到店里的东西,挺绝望的。”一位经营婚庆用品的商户说。

2日中午,大水开始逐步退去,但是因为先前涨水太快,几乎所有的商户都没有来得及将店铺内的货物转运出去。

“每家店都有卷帘门的,有一些店的卷帘门已经在洪水中被冲走了,我们家的还好,但是洪水退了之后打开门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的,不敢看店里的样子,害怕接受不了。”经营儿童食品店的马霞说,她们家的损失在5万元左右,因为儿童食品很多都是纸质的外包装,洪水一泡基本就不能要了,“饮料什么的还好,这两天我弄了一个大水桶,里面装上清水,打算把没开封的这些饮料都清洗一下。”

大水过后,除了浸泡,给市场内商户们的商品带来损伤的还有淤泥,洪水中夹带着黄色的淤泥,洪水过后,很多淤泥都沉淀在了商品上,几天来,用来清洗商品的喷枪成了商户的必备。

高翔在市场内经营的是一家水暖管材用品商店,从3日上午开始,他就一直坐在店门后的小板凳上,面前堆放着一堆浸过水的管材,他一手拿着喷枪,一件一件的清洗,10岁的儿子不时在一旁帮忙,“这些管材不怕水,就是外包装都毁了,只能清洗一下之后降价卖,不过相比市场里的其他商户,我算是损失小的了吧,市场里有的商户损失了几十万呢,我争取过两天就把店再开起来,被水淹了再不开店损失更大。”

许多老人在市场内四处收集浸过水的纸箱,他们说这些纸箱晒干以后可以卖钱,几名收废旧电动车的人骑着三轮电动车,挨家挨户的收购,相比平时,彼此争执的价格要低出不少。

运走垃圾和过去 生活重新启程

沙河市场内的绝大多数商户都没有购买保险,这两天,部分银行已经将“开展灾后信贷服务专项方案”的通知贴进了市场内,只要符合条件的受灾的商户,都可以申请救灾贷款。

6日中午的沙河市场内,开始飘出饭菜的香味,虽然还会伴随着一丝丝潮湿的垃圾味儿,但是相比于前几天已经好了很多。

当地城管等部门已经开始着手对市场内的街面进行清理,太阳一晒,依旧清清爽爽。只是很多商户的脸上依旧布满愁云,默默地干着手里的活儿,将清理后的货物一件件晾晒在阳光下,“遇到事儿了就扛着呗,总得继续走下去。”高翔说。

而在沙河市场对岸的楚沩西路上,被水淹过的中药店、珠宝店、烧烤店也都一一开门,“能留的留,不能留的就扔了吧,也没有用”,一家中药店的老板说。

街面上,这几天跑的最多的就是拖车、铲车和大卡车,绑在拖车上的车辆大多满身黄土,那都是浸水的痕迹,铲车则将一铲铲的垃圾装进大型卡车的车斗里,这些垃圾都是由一辆辆拖拉机或者小卡车从市内的各个角落运来的,而大卡车基本都来自距离宁乡不远的长沙,“宁乡自己的能力肯定不够运这么多垃圾的。”一位宁乡的城管队员说。

宁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张建元告诉北青报记者,宁乡平日里一天的垃圾运输量是680吨左右,而从本月2日到5日中午,整个县城的垃圾清运数量达到了27000吨。5日晚上,白马桥汽车站门前的马路上,还是一个垃圾集中堆放点,6日中午,这里已经恢复了通行。

傍晚过后,运送垃圾的车辆依旧不停穿梭,沩水河边的路灯还没有亮起来,但是景观道上,已经开始出现了遛弯儿的市民,河道两边的房屋许多都黑着灯,个别有光亮的房间还是会发出搓麻将的声音或者晚饭的菜香。东沩路边有一个小广场,孩子们在家人的指导下往纯白色的石膏雕塑上抹着颜色,简易旋转木马5元钱可以随便坐。

市民何师傅刚吃过晚饭,正打算剪一个头发,他经常光顾的这家理发店1日那天也被水淹了,好在受损不严重,5日当天就又开起来了,“生活总是往前走的,但是要吸取教训啊,下次再遇到洪水,不能再有这么大损失了。”他说。文/本报记者 付垚

日本经历20年的经济停滞,老百姓的国民福利却没有什么滑坡,照样过得比较滋润。

(300251)光线传媒:持续督导期间跟踪报告(2013年度)

当前文章:http://53724.nxein.com/0hheqi.html

发布时间:2017-08-19 00:27:47

天才相师  超级玛丽  香格里拉  苏州大学  4399  美梦成真  珍珠传奇  相亲才会赢  李易峰的现任女友  biangbiang面